小学生优秀作文500字:我最熟悉的人

专题:作文题目 | 时间:2018-12-28 | 来源:betway体育app | 人气:223

习作一:六年级我最熟悉的人优秀作文

大家想知道我最熟悉的人是谁吗?她不是我的老师同学,也不是我的亲戚朋友,她就是我的邻居女孩--赖羽萍。

赖羽萍,一米四的身高,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头乌黑的短发加上她那天真无邪的笑脸,更显现出了她的美丽可爱。赖羽萍,虽然她紧紧地抓住了美丽可爱的法宝,但是她也丢弃了勤劳这人性最重要的闪光点。可以用一个字形容她“懒!”可真是与她的名字相互呼应啊!大家知道她懒在哪吗?

“懒”在吃饭上,给大家打个比方吧!假如她比我提前十分钟吃饭,我吃完两碗饭之后,她的一碗饭还没有吃完。由于住房紧张,我吃饭的地是集体厨房。我与她家的饭桌只有一步之遥。每当我转头看她时,她手上没有筷子,没有汤勺,顶多只有一块沾满酱油的肉与一张“猫嘴”!

“懒”在学习上,她的作业从来都得做到八九十点。她懒的查字典,懒得用计数器验算,幸好她的身边有一本“活字典”---她爸爸。要不然,哼哼!她的成绩肯定就像做滑滑梯一样从上而下!

”懒“在生活上,我的耳边经常会听到“爸爸~~爸爸!”这样的急促的呼唤声。不用说,那肯定是赖羽萍发出来的。他的爸爸“赖伯伯“就像一个”男性保姆“一样,时刻尾随在赖羽萍的身后,吃饭饭,学习等都需要赖伯伯的帮助,可能也是他这么无比疼爱赖羽萍,让她养成了这么娇滴滴的习惯吧!

这就是我最熟悉的邻家女孩赖羽萍,可爱吧!想跟她交朋友吗?

习作二:一个我熟悉的人作文500字

从小到大,除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最熟悉的人就是我的表妹。

记得小时候,她几乎每个星期日都会来我家玩,而且暑假的时候就不是一周来一次了,而是每天都来,而且几乎每次都是不欢而散,因为我那时认为她很霸道。记得一次,姑姑为我和表妹冲奶粉,先冲好了一杯,表妹叫道:“那是我的牛奶!”接着,姑姑又冲了一杯,表妹的那杯也喝得差不多了,又叫道:“那是我的牛奶!”结果,那两杯都被表妹喝了,但是姑姑又在暗地里给我冲了一杯。还有一次,我和表妹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她是买家,我是卖家。她付钱的时候付了一张“10元”钱,但我没有看到了,以为她没有付,就跟她说还有“10元”但她说她付了,因此我俩吵了起来,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直到有一天,我才对表妹有了新的认识。

那一次,我们拿跳绳当毽子踢,因为旁边有一条水沟,很深很深,大约有一米多深,而且里面有一些脏水,所以我俩很小心,但是跳绳还是掉下去了,我飞速跑过去仍然没有抓住,反而也失足掉下去,就在这时,一只手抓住了我,让我没有掉下去,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表妹!她把我拉上来,然后自己慢慢的下去把跳绳拿了上来。

啊!我爱我的表妹!

习作三:betway体育app我熟悉的人

我最熟悉的人是我的哥哥。他是操作电脑的高手。他会下载游戏,而且打的字非常快。星期天,哥哥到我们家来玩电脑。他熟练地从网上把游戏下载下来,把游戏安装好,随后开始了“冒险岛”游戏。哥哥在游戏上的名字叫“小胖子”,看着哥哥双手在电脑键盘上噼噼啪啪地敲来敲去,我真羡慕极了。我拉住哥哥的手臂,使劲摇市面上说:“哥哥,你教我啊,教我啊!”哥哥转头看着我说:“你也想玩啊?”我说:“是啊,你教我啊!”哥哥说:“好,我先帮你取个名字,叫小胖妞吧!”哥哥边操作电脑边对我说:“你要玩游戏,首先要学会打字,用拼音打,既可以打字,又可以练习拼音,然后用拼音打字拼出来……”哥哥用手在键盘上输了“nihuima”“你会吗”跳进了对话栏里,好神奇啊。我试着在键盘上打了“haha”“哈哈”我会啦,我高兴得地拍起手来,哥哥看着我高兴的样,得意地说:“下次我教你玩QQ吧。”我说:“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从这天开始,我在“冒险岛”上有了一个名字叫“小胖妞”,在岛上我认识了许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和他们聊天成了我周末的一大乐趣。 
现在,我用电脑打字打得可快了,连爸爸、妈妈都表扬我,你想学吗?那我介绍你认识我哥哥啊。他是我最熟悉,也是我最崇拜的人了。

习作四:我熟悉的一个人优秀betway体育app

在人民路旁,有一家餐厅,那是我妈妈和大姨妈开的,因为饭菜可口,价格便宜,这几年来,生意很红火,这可多亏了我那能干的大姨妈。

星期天,我到餐厅去了。

我才做了一会儿作业,就听到了“噔!噔!噔!”的脚步声,一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那么急,那么快,我就知道,准是大姨妈买菜回来了,我马上拉开门,只见大姨妈拎着大包小包直往厨房跑,到了厨房,对服务员说:“快,快点,择菜,洗菜,今天还有订桌呢!”大姨妈边说边帮忙着一起择菜,一起帮妈妈配菜。

中午到了,客人们陆续来了,四个包厢都坐满了客人,大厅里也安排了座位,妈妈忙招待客人,我看见妈妈的手中那菜单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我看着都眼花缭乱。大姨妈四个锅子一起上,那个锅子烧着红烧肉,那个锅子蒸着咸鱼,那个锅子烧着梅干菜,另一个锅子有青豆,那么多的菜,大姨妈那么有序,她毫不忙得手忙脚乱,当给一个锅下油时,她的另一只手去另一个锅翻炒菜;当给一个锅放菜时,她的另一只手去另一个锅掀开锅盖。大姨妈在炒菜时,那火苗犹如淘气的孩子四处乱窜,“呀!火苗!火苗!这会烧到头发的!”可她镇定自若,不停地翻炒着。一盘盘菜端了出来,我看看从我身边端过的菜,盘盘“红红绿绿”,让我馋得垂涎三尺!忽然,客人跑出来大声喊道:“老板娘,刚才烤的“杂鱼”蛮好吃的,再来一盘!”

我望着这大汗淋漓的大姨妈,心中产生了钦佩,大姨妈做事干脆利落。

这就是我熟悉的人——大姨妈。每当想起大姨妈,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锅与碗的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