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回忆作文2000字

专题:作文题目 | 时间:2019-06-18 | 来源:betway体育app | 人气:0

回忆像甜苦的烈酒,满蓄的情感犹如雪山融化的大河奔流涌动,时间也因此决堤,拦不住,这尘世的漫长无涯。

我的整个童年时代,几乎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所以不管我的记忆有多么贫穷,时过境迁,我对姥姥的回忆,总像老旧的黑白片那样,烟尘朦胧,却又转化为心酸与甜美。

听妈妈说,我出生时姥姥只有四十多岁,很年轻,但在我的印象里,姥姥却早已是两鬓斑白,满脸皱纹,既矮小又丑陋的“老女人”了,因为我在三岁时家里添了妹妹,家里地多人忙,父母没有时间同时照顾两个孩子,于是,我被送到了姥姥家。

一开始,傻乎乎的我一整天都被姥姥搂着抱着,饿了就喂我鸡蛋糕,渴了就给我灌奶,哭了就给我讲“毛猴”的故事(方言,这里指乞丐),以至于后来,我越来越怕姥姥,因为,姥姥的头发总是乱哄哄的,皮肤黝黑,外表丑陋,最令人害怕的是,她的嘴边挂着一个豆大的痦子,而这活像她口中的“毛猴”,但那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糕和豆奶粉告诉我,姥姥不坏,反而很好!

后来我慢慢长大,那天,姥姥一家在门外面的空地上压高粱,三轮车拽着笨重的石碾“嘟嘟嘟”地转着圈圈,而我像疯子一样疯狂地追赶,有时抓起笨重的大扠在空中挥舞,有时跑到姥姥跟前,抓起一把压好的高粱就向姥姥丢去,笑声与叫声回荡在整个空院里,闲够了就跑,跑累了再歇着,童年大概就是这样。

充满孩子笑声的童年总是幸福欢乐的,但莫大的幸福还是如人所说:头发白了背已驼了,每天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回头再叫你起床。

三轮车也像是歇够了,再次拉着,“嗒嗒嗒”的声音比以往更加洪亮,石碾像是轻快了许多,欢快地转动着,人们也似乎更有干劲了,男人们压高粱,翻高粱蒿子,年轻的女人给他们送上啤酒和热水,老人们也在不紧不慢地装着刚压好的高粱,姥姥估计是累坏了,才从小树桩上缓缓地站了起来,她满脸微笑,又从快扯掉一半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脏旧的手帕,用手轻轻的撩去上面的高粱杂蒿,趿拉着破旧的老布鞋,慢慢的挪到我旁边的小水盆前,又蹲下轻轻地沾湿手帕,还没有拧干就在脸上擦拭,污水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可水滴并没有在地上停留多久,只是不断地下渗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母亲”,是个最高档的全职,全方位的CEO,只是没人给薪水而已,而姥姥更是如此,他不仅含辛茹苦的养育自己的儿女,甚至还要抚养自己儿女的儿女。

姥姥擦完脸,刚刚转过身去,在一旁和泥巴的我突然站起来,向姥姥说,我要尿尿,姥姥给我指了个空地,示意我到那里去,但那时的我好似“记吃不记打”,偏要尿到小水盆里,姥姥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但仍要哄着我,我偏不听,“唰唰----”小水盆内的水位升高了一点,这时,姥姥眉头像麻绳般紧紧勒在一起,她大步走过来,用手揪住我的耳朵,但揪了一下却又赶紧放下,我看到她紧紧拧在一起的眉毛放松了下来,却又急速向上扬,我看出来了,姥姥这是心疼!我满脸疑惑却又不服地望着她,以为姥姥会“放过”我,便暗暗窃喜,但姥姥似乎查觉出了我的心理,她索性直接抓起我,脱下我的裤子狠狠地打我屁股,我从不知道姥姥竟有如此大的力气!满脸委屈的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不只是哭!我爬起来,裤子都来不及提,就向院子外的马路上跑去。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走,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我边跑边哭,这一次,我比以往跑的都快,至少可以追上姥姥的小三轮!我只是想回家,我只是想让妈妈知道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最终,我跑上了一个陡坡,停下了,我并不是因为自己累了而停下,而是倔够了。

我望向陡坡尽头,一辆小三轮隐隐约约地挤进了我的眼帘,紧接着,一个“侏儒”从三轮上跳了下来,她跌了个跟头,但并没有停下,像老虎一样爬上陡坡,又像是一只乌龟,两手两脚紧紧地抓在地面上,不时用手揪着路边的柳苗,似乎很吃力。我从老远就可以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最终,我按捺不住自己,一个劲儿地狂奔向下,对面传来一声呐喊“慢点,孩子......”声音很洪亮,但也很柔和。我扑向姥姥的怀里,而姥姥,只是给我提起裤子,眼里闪着泪花,但我能了解她当时有多么急切,所谓了解,大概就是知道对方的心灵最深的地方的痛楚,痛在哪里,只能想象,她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但那时的我是不足以进去的。

太阳沉下去,月亮起来,星星还在那里,依傍着月亮。不管那月亮如何艳色浓稠,这颗星还是堂堂正正地亮着。空荡荡的马路,只有我和那个一手把我带大的人。

姥姥给我买了两个泡泡糖,又坐在田间给我唱《青青河边草》,歌声像一条柔软的丝带,浓厚,也带深情,阵阵幸福柔和着月光,洋溢在整个田间。到这时,我才明白,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在你身边只有一个可以给你带来笑声的人,给你带来眼泪的人也会给你送上幸福。所谓幸福,我现在的理解就是幸福会给人带来充实,而能在你身边有几个使你充实的人,也会使人幸福。姥姥便是充实我童年时光的人。

在我11岁时,姥姥因过度劳累,离开了人世。这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梗,因为我在姥姥的灵堂前未曾哭过,太疼的伤口,你不敢去触碰,太深的忧伤,你不敢劝慰,太残酷的残酷,你终不敢注视。姥姥终其一生,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物质,却给我留下值得使我终身怀念的童年。

临汾市古县一中高二1707班  张景涛

指导教师:龚鑫鑫

小编有话说:

有些伤口,我们以为自己不去触碰,它就不会疼。告诉你一个更好的办法,别将它看作永远的诀别,只当成一次挥手再见,就当亲人只是远行未归,她已有了更好的、崭新的生活。——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