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读后感3000字

专题:作文题目 | 时间:2019-07-21 | 来源:betway体育app | 人气:0

长长得舒了一口气,我终于看完了这本书。初看的时候不是太懂,看完以后再回头翻翻的时候,又感觉似懂非懂。对曹文轩这个人的了解源于董卿的《朗读者》,在主题为“离别”的这期节目中,曹文轩朗读的就是自己的作品《草房子》。

曹文轩,江苏盐城人,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的父亲做了几十年的小学校长,因父亲工作不停地调动,他们的家也不停迁移,但不管迁移之至何处,家永远傍水而立,因为,在那个地区,河流是无法回避的,大河小河,交叉成网。那里的人家,都是住在水边上,所有的村子也都是建在水边上,不是村前有大河,就是村后有大河,要不就是一条大河从村子中间流过,四周都是河的村子也不在少数。开门见水,满眼是水,到了季,常常是白水茫茫。那里的人与水朝夕相处,许多故事发生在水边、水上,而这也就是《草房子》的创作背景。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油麻地,故事中通过对主人公男孩桑桑刻骨铭心而又终身难忘的六年小学生活的描写,讲述了五个孩子,桑桑、秃鹤、杜小康、细马、纸月和油麻地的老师蒋一轮、白雀关系的纠缠和孩子们苦痛的成长历程。

在《朗读者》那期的节目中,当主持人董卿在介绍完曹文轩后问道:“《草房子》中的小男孩桑桑和校长桑乔这两个人物,是你和你父亲的原型吗?”曹文轩回答说:“您完全可以把里头的桑桑,看成是一个叫曹文轩的男孩,也可以把那个小学校长桑乔看成是我的父亲。”

曹文轩14岁那年生了一种“怪病”,脖子上有一块肿块,城里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我记得回到家的时候,邻居二妈问我爸,宝宝的病没事吧?”曹文轩说,父亲本来是个非常强大的人,可是就在那一刻他崩溃了,眼泪“唰”地就流下来,哽咽着说:“二妈,我没福气!”从那个时候,曹文轩就以为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此后很长时间,他一直在想象着到时和家人会怎样告别。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父亲背着他到处求医。当人们看到父亲不停地把他背出去,又不停地背回来的时候,“他们想到了,在我父亲心中,有比他个人荣誉更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他儿子的生命。”曹文轩说。最后父子两人去了上海,一个老大夫确诊这只是淋巴结核,会好起来的,“父亲再一次泪流满面”。这一次的“虚拟告别”,让曹文轩更深刻地理解了生死,理解了告别,理解了爱。在节目的最后,曹文轩为远在天堂的父亲朗读《草房子》片段。他说,小说《草房子》就是在父亲去世之后写的,而且父亲就是这部小说里的主角。

所以曹文轩写作草房子的初衷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如果真是如此,那为什么这本书会是儿童文学、为什么会是小学生必读的书目呢?带着不解,我又再一次进行了研读。

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这样说道:“曹文轩,用诗意如水的笔触,描写原生生活中一些真实而哀伤的瞬间。”的确如此,在这本书中,所有的主人公都自带“悲悯”的情怀。

秃鹤是一个秃顶的孩子。随着日子的流逝,六年级的“秃鹤”感觉到了自己的秃顶是学生“戏弄”的对象,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秃鹤为此做出了许多反常之举:他用不上学来逃避同学异样的眼光;用生姜擦头希望在七七四十九天后长出头发来,用戴帽子的方法企图遮掩自己的秃头。甚至在“广播操比赛”这样的重大日子里,把自己头上的帽子甩向了天空,导致全校的广播操失控,而错失了“第一”的荣誉,就这样,秃鹤用他特有的方式,报复了他人对他的轻慢与侮辱。但是在一次学校的文艺演出中,因《屠桥》需要一个秃子角色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不愿为这个角色而剃头的时候,秃鹤毛遂自荐,活灵活现的出演角色得到了大家的尊重,从此世上多了一个英俊的少年,哀伤而美好……

杜小康,原本是油麻地首富之家的阔少爷、班级的第一名以及班长,却突然地经历了家境的败落,在被迫辍学后,在父亲想重振家业的欲望驱使之下,随父亲远走芦荡养鸭,在经历了一段孤独的养鸭生活后,却因鸭子误入鱼塘吃了一个村子所有村民的鱼苗和希望后,鸭子被扣抵债,放鸭失败,父亲一病不起。他在重回油麻地后把五只很大的、颜色青青的双黄鸭蛋全部送给了桑桑。而这五只鸭蛋,大概是他从大芦荡带回来的全部财富。桑桑在见证了杜小康的蜕变后,在杜小康想在学校门口摆摊卖小东西补贴家用的时候,桑桑把自己心爱的鸽子全部卖掉了,将钱统统给了杜小康帮助他渡过难关。两人之间的友谊纯洁透明,真挚无私,也让我们看到人性的美与光辉。

细马是邱二爷和邱二妈领养来的孩子,因为邱二爷和邱二妈不能生育,他们渴望一个孩子,所以邱二爷从江南的哥哥家领回了细马。因语言不通,细马在上学几天后就坚决不再去学校了,因为他听不懂老师同学的话,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感觉到了别人的排挤与嘲笑,他无法适应学校的生活。所以他选择了逃避,拒绝和同学交谈,选择了与羊为伍,开始了放羊生活。当他能听懂当地的方言时,他开始用笨拙的“骂人和打架”,希望得到别人的“招惹”,以泄他对在教室里读书的孩子们的嫉妒。在与邱二爷邱二妈的相处中,从最初的冲突排斥到最后在邱二爷死后与邱二妈相依为命,倔犟的细马咽下委屈毅然挑起了生活重担,立志为妈妈造一座大房子,俨然成长为一个独挡一面的男子汉形象。这也让我们看到了内在的人性、人情。

曹文轩写出了人生的困苦与悲怆之情,但却没有沉溺于悲切的情绪氛围里,他让读者看到即便在生命的低谷或是“绝境”当中,生命依然有它不屈与坚韧的一面,人性依然有它灿烂光辉的美。

《草房子》中,还花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蒋一轮与白雀的美好恋情。他们之间的爱情是以浪漫与温馨为开端的。蒋一轮是油麻地小学的老师,长得好,笛子吹得好,篮球打得好,语文课讲得好……在桑桑眼里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白雀是油麻地的美人。有一副好嗓子,不洪亮,不宽阔,但银铃般清脆。正是《红菱船》这出小戏将蒋一轮与白雀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但是父亲白三的反对促使桑桑成为他们的信使,不断得给他们送信,促成他们的约会。随着送信次数的增加,信件的内容却勾起了桑桑强烈的好奇心,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偷偷看了白雀写给蒋一轮的信并且把信弄脏弄坏了,害怕的桑桑向蒋一轮隐瞒了此事而间接导致了白雀和谷苇的见面。谷苇是一个从世俗观念看比小学教师似乎更为有权有势的镇上文书,长得仪表堂堂,而正是这次见面,让白雀的心开始动摇了,她中断了和蒋一轮的来往,与谷苇交往起来,而蒋一轮因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在教学上屡屡犯错而被从油麻地小学调走了。在白雀即将和谷苇结婚的前几天,白雀一家才发现谷苇的真面目,可惜当她又想去找蒋一轮的时候,蒋一轮已娶她人为新妇。他们之间的爱情就这样永远的错过了,让人感觉哀伤而凄美……

《草房子》里一直回荡着“悲悯”的情怀。也许这正是这部作品的魅力所在。悲悯的感觉也会让读者对作品中的人物有俯视和亲近的力量。无论是人性美、人情美、悲剧美在这部小说中都得到了很好的阐释。也许作者是在向我们传递着一种真、善、美:真实的生活情境、善良的油麻地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画面……而这也是我对草房子的解读。

文| 刘维华